瑞士VS客麦隆世界杯预测有限公司官网-图片来源@

瑞士VS客麦隆世界杯预测有限公司官网-

图片来源@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 | 金角财经,作者 | 梦清,编辑 | 角爷

在汽车销量和股价皆创新高之后,比亚迪迎来了两个坏消息。

7月12日一大早,坊间传闻“巴菲特清仓”,致使比亚迪在港股A股齐跌,虽然事后澄清谣言,但是危险并没有解除。

从比亚迪身上14年赚了38倍,如今巴菲特把手上的2.25亿股注册到结算系统,意味着可以随时扣动扳机。

实际上,比亚迪半导体的上市之路可谓是一波三折,去年因合作的律师事务所被查而中止上市,今年又因申请上市的财务资料过期耽搁进程。

质疑未止

在此次证监会问询中,要求比亚迪半导体补充说明是否自身具备独立经营能力,以及其所投入的重大资产购买事项是否对未来业绩产生重大影响。

招股书透露,比亚迪半导体来自关联方的营收占比逐年递增,2019-2021年分别为54.86%、59.02%、63.73%,且同类产品关联销售毛利率高于非关联销售。

同时,比亚迪半导体称,2021年公司车规级业绩情况与下游行业保持一致,并非大股东向发行人输送利益。业绩向好源于新能源汽车市场需求快速增长,带动公司车规级半导体销售额增长。

可以佐证的是,比亚迪半导体来自非关联交易的销售规模、毛利率确实在大幅增长。比如非关联方收入规模方面,2020同比增长19.27%,2021年同比增长近一倍至11.49亿元。

近年来,在车规级客户方面,比亚迪半导体已进入小鹏汽车、东风岚图、宇通汽车、小康汽车、长安汽车等整车厂的供应体系,目前主要供应IGBT模块、电流传感器、车载影像传感模块、车载系统等产品。

大股东比亚迪也有意避嫌。2021年12月,比亚迪正式向士兰微下单车规级IGBT,订单总金额为1亿元人民币。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压缩与比亚迪半导体的关联交易。

证监会关注的另一个重点在于比亚迪半导体的重大资产收购。

这是比亚迪半导体在宁波、长沙,惠州、西安之后成立的第5家子公司,预计2022年理论年产能将达到22万片,2023年则将达到36万片。

令人不解的是,济南半导体斥资30.5亿元购买了在业内看来生产工艺有些落后的8英寸晶圆制造设备。毕竟当前多数国际主流半导体设备厂商已停止或减少8英寸厂晶圆设备的生产,将资源更多投入到12英寸设备研发及生产上。

“车芯第一股”的隐忧

无论争议如何,对于比亚迪来说,拆分半导体业务是必须要走的路。

对于比亚迪半导体来说,拆分后独立上市,可以拓宽融资渠道,这已经在过去被证明。

就在比亚迪半导体拟引入战略投资者后不久,就先后融了两轮共计27亿元,吸引了包括红衫中国、中金资本、国投创新、中芯国际等明星投资机构入局。

在独立以后不到一年的时间,比亚迪半导体接连成立了3家子公司,其中济南项目,光买地买设备前后就投入了49亿元。

很显然,独立后的比亚迪半导体野心更大了,在谋求自更大的市场空间,想要赚更多市场的钱。

不过,比亚迪半导体也存在一些隐忧。

而在功率半导体业务中,车规级 IGBT 芯片和模块,以及智能控制IC业务中MCU芯片,是比亚迪半导体最为核心的产品。

不过,比亚迪半导体引以为傲的IGBT技术很有可能成为落后的产能,被新的产品技术SiC(碳化硅)所替代。

目前消费市场对于电动车的需求更加强调充电便捷,这就需要用到800V的高电压平台,因此也就对上游半导体行业技术性换代提出了要求。

但硅基IGBT芯片目前已经达到了材料极限,很难再有所突破,但具备耐高压、耐高温、高频等特点的SiC,则可以承担这一重任。

车芯顶不起中国半导体

一方面,宏观经济引导刺激消费市场新能源车的需求,进而带动车芯增长;另一方面,车芯本身的技术开发难度不大,再加上国产替代的保护政策,国内制造车芯的半导体企业赶上了好时候。

与之对比的是,从全球范围来看,伴随着全球经济前景下行,传统电子消费品需求下跌,半导体行业正在面临周期下行的风险。

据台湾《电子时报》报道,行业龙头台积电罕见经历三大客户苹果、AMD、英伟达同时“砍单”。而英国Omdia公司分析师南川明警告,除了最先进芯片之外,其他产品都将供应过剩。

那么,中国半导体距离最先进的芯片还有多远呢?

在芯片制造领域,通常以制程大小来衡量先进程度,制程越小则代表越先进。

目前中国成熟制程是90纳米,汽车芯片里常见的28纳米也进入量产阶段,而最先进的是中芯国际的14纳米芯片,也才刚刚实现量产。

再看看全球芯片龙头,台积电、三星,都已经将3纳米的芯片提上了生产日程,其中台积电正在组建1.4纳米级制造工艺的研发队伍。

中国芯片想要追上脚步,首先要跨越7纳米的技术封锁。

有业内人士形容:7纳米5纳米这种高精芯片的工艺难度,相当于在一根头发十万分之一的地基上,要盖五六十层楼!

而进入7纳米后,18个月性能翻倍的摩尔定律甚至都会失效,5纳米、3纳米的技术开发会更加艰难。

简言之,中国要拥有比肩国际化水平的芯片,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回顾中国的芯片产业发展,可谓是筚路蓝缕。

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,国家先后提出了531战略、908工程、909工程等,但最后碰了一鼻子灰;到20世纪初,仅留下了一座勉强算合格的上海华虹;而在21世纪初成立的以中芯国际为代表的芯片企业,也时刻担心来自境外的制裁。

英国哲学家伯特兰·罗素曾说过,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没有从历史中吸取到任何教训。

而对于如今的中国半导体企业来说,在收获时代红利的同时,但愿不要忘记历史,躺在摇篮里并不能让自己变得强大,否则卡脖子的风险永远无法解除。

参考资料:

1.财新网《比亚迪半导体上市遭连番问询 独立性成关注重点》

2. 卡门精选《比亚迪半导体“大刀阔斧”推进分拆上市,意欲何为?》

3. 智能车参考《比亚迪半导体冲刺IPO:车芯第一股,估值近百亿,行业占有率中国第一,全球第二》